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再訪“三界碑”:一山三界 河北陡子峪鄉變于協同

時間:2019年09月24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圖為7月10日,天津首列直達香港西九龍的G305次復興號列車駛入雄安新區白洋淀站。 韓冰 攝
圖為7月10日,天津首列直達香港西九龍的G305次復興號列車駛入雄安新區白洋淀站。 韓冰 攝

  中新網承德9月23日電 題:再訪“三界碑”:一山三界 河北陡子峪鄉變于協同

  作者 黃歆堯 張桂芹 裴國榮

  “這兒離北京、天津太近了,早晨山上遛彎就溜達到了天津,下午遛彎可能就溜到了北京,一天逛遍‘京津冀’再正常不過。”河北省興隆縣陡子峪鄉前干澗村村民倪連江生活的地方,因地處“三界碑”附近,數十年時間里他見證了京津冀三地在協同發展下的巨大變遷。

  一山三界 變于協同

  一座高約一米的三棱柱形界樁,矗立在京津冀交界山區的一處烽火臺舊址上。界碑的三面分別對應著北京市平谷區金海湖鎮、天津市薊州區下營鎮和河北省承德市興隆縣陡子峪鄉,故得名“三界碑”。

  “這幾年喝上了深井水,交通也方便了,感覺日子越來越有盼頭。”倪連江略帶興奮地說。曾經,“三界碑”下,京津冀三地的村莊距離雖近,卻有著不同的命運。

  “三界碑下有兩個前干澗村,一個是我們這邊,一個屬于天津薊州區下營鎮,一樣的名字,那里的村民十幾年前就開始發展農家樂,我們那個時候連公路也沒有。”河北省興隆縣陡子峪鄉前干澗村村主任劉海燕回憶稱,曾經村民“出山”辦事需要繞道北京、天津才能到達。

圖為三界碑。 河北省興隆縣縣委宣傳部供圖
圖為三界碑。 河北省興隆縣縣委宣傳部供圖

  “差距最為明顯的是村民的飲水問題。”劉海燕感慨道,在京津兩地的村莊早已通上自來水的時候,河北前干澗村的村民一直“靠天吃水”,斷頓時不得不從鄰村——同名的天津前干澗村買水。

  五年來,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進程加快,陡子峪鄉出現了新變化。

  前干澗村前的破舊石子路被翻修成了一條長6公里、寬7米的水泥公路,這條路將京津冀三地公路連在一起。“有了這條路,出門就不用繞了。”倪連江說,現在從鄉政府去前干澗村的車程由原來的一個半小時縮短到了半小時。

  2015年11月,一口深達350米的水井流出清澈的山泉水,陡子峪鄉前干澗村正式結束幾百年來用水窖貯存雨水的歷史。劉海燕說,“這幾年,政府出資給我們配套鋪設管道,我們全村都可以吃上深井水了。”

  與此同時,困擾“三界碑”附近居民的手機漫游費問題也早已解決。2015年8月,為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中國三家基礎電信企業取消京津冀手機漫游費和長途費。

  “過去手機經常進入漫游狀態,往不同的方向走幾步可能就會收到京津冀三地手機通信運營商發來的短信,就連從村委會用手機給家里打電話都得加撥區號,費用也就變高。”倪連江笑呵呵地說,現在不一樣了,村里人除了用本地手機號,北京號、天津號都能用,費用也一樣。

  陡子峪鄉的“三城生活”

  “兒子娶了天津媳婦,夫妻倆現在是北京上班,天津養娃,通了公交以后特別方便,隔三岔五就能回家看看。”倪連江說的“公交”,是指2014年開通的從北京平谷至河北陡子峪鄉的北京平29路公交車。

  因其特殊地理位置,公交車的開通讓陡子峪鄉的村民提起到北京打工,如同在家門口掙錢一樣方便和津津樂道。此外,為滿足三地民眾公共出行需求,“一卡走遍京津冀”出行模式初步形成。使用京津冀互通卡可在三地十余個城市的公交、地鐵上刷卡乘車,并享受當地乘車優惠政策。

  五年來,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推進下,自家“一畝三分地”思維定式逐漸被打破,三地一體化發展的各條“要道”漸通,差距正在縮小。三界碑下的陡子峪鄉村民,很多都開啟了新的三城生活。

  “現在好了,京津冀協同發展,生活更有奔頭了!”正準備把自己家房子翻修成農家樂,明年開春營業的劉海燕說,下一步村民們正在把通往天津的前干澗村路加寬,想依托當地生態資源發展旅游。

  在劉海燕看來,前干澗村的發展“有后勁兒”。因為,這里是華北“最綠”的地方,全縣森林覆蓋率超七成以上。雖未經開發,這里秀麗的自然風光已吸引了京津冀游客前來游覽。

  從“三界碑”旁的山頂望下去,云霧繚繞,滿眼翠綠,陡子峪鄉的層層梯田里,一株株麻梨樹、核桃樹、山楂樹正掛滿果實。

  “三界碑”見證下的京津冀變遷

  五年來,陡子峪鄉的日新月異只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一個縮影,交通一體化、生態環境保護、產業升級轉移正在逐漸形成。

  河北省交通運輸廳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京津冀區域內已累計打通“斷頭路”“瓶頸路”1600公里,環首都半小時通勤圈覆蓋區域逐步擴大。此外,京津冀城際鐵路網規劃、北京新機場臨空經濟區規劃等相繼出臺。

  根據《京津冀協同發展交通一體化規劃》,到2020年京津冀三地多節點、網格狀的區域交通網絡基本形成,將形成京津石中心城區與新城、衛星城之間的“1小時通勤圈”,京津保唐“1小時交通圈”,相鄰城市間基本實現1.5小時通達。

  此外,北京“瘦身提質”,天津“強身聚核”,河北“健身增效”,經濟結構不斷優化調整。2018年,河北引進京津項目2516個,資金達4307.6億元人民幣,累計有1400多家京津高新科技企業到河北落戶發展。

  “早晨在北京看故宮,中午去天津濱海度假區泡溫泉,晚上到河北承德避暑山莊下榻”……這些在過去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如今正逐步成為現實,曾經劃分并象征三地差異的“三界碑”,如今成了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具象。(完)

編輯:【梁周杰】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福彩3d大本营